首頁 我的圖書館 個圖VIP
威遠大炮難“威遠”:大清的火炮技術為什么會停滯不前? | 循跡曉講


|循跡曉講 ·用文化給生活另一種可能

|作者:治理歷法南懷仁

|配圖/排版/校對:循跡小編

|全文約3900字 閱讀需要10分鐘

|本文首發于循跡曉講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后,大清沿海多個重地均遭到了英軍艦隊的強勢打擊,而英軍發射榴彈的火炮則給大清的親歷者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英軍發射榴彈的火炮類型有多種,清人起初無法區分,只能統稱為“開花炮”、“炸炮”或者“飛炮”等俗名。因為缺乏對應的武備,各地在亂局之中被迫開始仿制類似武器。

| 放在清代內部,乾隆也是抓權的高手 圖源于網絡

江蘇承平日久自不待言,廣東作為唯一長期對西方開放貿易的窗口,從官府到軍隊卻同樣沒有多少對于爆炸彈的認知,反而是福建、浙江軍需局在沒有學習外來材料的情況下搶先制出了榴彈。


閩浙的作為說明此類武器的技術在中土并非完全無根無基,那為什么又會出現如此奇葩的狀況呢?問題,其實就出在大清的皇帝身上

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獲得方生老師主講的《大清帝國》音視頻專輯,更多知識專輯可以微信搜索程序“循跡講堂,或者到各大應用商店循跡講堂APP

清朝號稱皇權巔峰,鞏固集權的典章制度在清高宗乾隆時期臻于完備,即便是細微如某種武器的存儲和調遣,都難以逃脫被籠罩的命運。

明末內外交困之時,朝野上下均大力引進西方火炮技術。然而,由于大明軍政機器的頹勢,這些犀利的兵器和技術亦有可能落入農民軍和后金-清之手。


對此,有識之士紛紛痛陳建立嚴格火器集中管理制度的必要。

|徐光啟(1562年-1633年) 圖源于網絡

1630年,徐光啟就曾進言,大型火炮的測量和操作技術必須限制在少數人手中,不能使人人都會,即“所謂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也”。

1645年,南明兵書作者鄭大郁也在作品中提出,第一等的火炮應該收藏于內府,“以示舉重馭輕之勢”,第二等的用于邊鎮,第三等的用于守堡,第四等的則用于車營、步戰。


更有甚者,已經是明遺民的陸世儀還在為明代火器的泛濫而痛惜他認為火器就應該嚴厲禁止,不得私下傳習。國家在都城創設火器營即可,邊鎮如果要用火器,都從都城派發,戰事結束則必須收回。

筆者無法證實大清的雄主們是否曾讀到過以上篇章,但這兩者對待火器管理的思路卻完全不謀而同。其中,尤以乾隆為甚。清代早有仿制發射榴彈的西式臼炮,而恰恰是乾隆奠定的相關制度造成了技術斷層。

南懷仁(FerdinandVerbiest,1623年—1688年) 圖源于網絡

清初,俄國哥薩克探險隊在東北大肆活動,他們的西式臼炮一度在當地軍隊和居民中造成震動。1686年,考慮到正與俄國人交戰,前線攻堅乏力,康熙皇帝要求傳教士南懷仁指導仿制西式臼炮后來此炮被賜名威遠將軍炮,另有俗稱“沖天炮”、“西瓜炮”等。

接著威遠將軍炮隨軍參與過征討噶爾丹,并且一直保留在西北邊境的大營中直到雍正時期交回。

這個階段雖然炮仍需皇帝指令從北京調派,但是軍隊擁有很多自主權限。而乾隆繼位之后,威遠將軍炮徹底成為“居重馭輕”的秘密武器。

| 現存威遠將軍炮實物 圖源于網絡

1748年9月,第一次大小金川之戰已經持續了一年多。前線清軍推進得非常艱難,主帥只能想盡一切辦法張羅造炮、運炮,同時頻頻向北京請炮。鑒于形勢嚴峻,乾隆特批了雪藏已久的威遠將軍炮。


不過,傅恒等人遵命從八旗漢軍炮局以及工部、內務府調出火炮和炮彈后,尷尬的場面隨之而來。

朝廷看似最倚重的火器之一,居然找不到專業的炮手。因為威遠將軍炮屬于臼炮類,射擊仰角較大,難以采用直瞄方式向目標射擊。


因此,對于測定射擊點和目標的距離,相應的炮管傾斜角度都需要由專業的人和工具來完成。八旗炮手平時根本無此訓練科目,能熟練掌握臼炮的雙點火機制,把握好引線的燃速都算不錯了。

這次大張旗鼓調出火炮,八旗漢軍炮營中卻沒人能進行專業的測量,試射時炮彈命中與否完全隨緣。

軍營中既然沒有合適的人選,那就只能從文官中尋覓靠得上邊的。于是,剛從欽天監調至工部的何國宗進入了朝廷的視野。何國宗出身于天文世家,歷代多人都任職過欽天監,本人的數學能力在當時也是頂尖層的。

何國宗搞距離測量肯定是沒有問題的,但畢竟沒有從事過軍務,火炮的操作可能臨時惡補了點課。好在此時清人能翻出來的彈道理論仍處于忽略物理、化學因素的粗糙階段,所以何國宗只需先將距離算好,再查一查西洋老作品中的射表作為參考,然后指導炮手不斷調試就行了。

只能拜托文員使用的測炮象限儀 圖源網絡 

何國宗參與后,威遠將軍炮的試射效果才不斷提高,并且可以向前線發送了。由于也需要測量人員跟隨前往金川,何國宗向朝廷另外推薦了兩人。其中一人是二等侍衛訥和圖,他雖然不在軍營服役,但好歹是武官頭銜。而另一人選竟然是戶部緞庫筆帖式納海,也就是說為了給大清皇帝視作頂尖武備的火炮提供測量技術,都窘迫到了去戶部的下屬部門挖低級文員的程度。


難得的是,四名炮手也幸運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分別是王瑤君、程宗孟、劉國平、祝敬。他們來歷不詳,參考后面兩次的征調,極有可能是內務府的人員。

隨著第一次金川之役的草草落幕,威遠將軍炮還沒派上多大用場便繼續消匿聲息。直到1769年,為了推進征緬之役,乾隆才再次批準向前線調派威遠將軍炮。

此番調用有了當初金川事例的經驗便駕輕就熟不少,沒有出現一時找不到專業人士的情況。除了內務府、工部提供火炮、彈藥、炮手之外,測量人員直接從欽天監的天文科抽調。天文科是負責使用各類測量儀器的部門,從中挑人的確最合適。


當時被抽走的是五官靈臺郎劉宗澍、博士趙承良、孟廷杰。不過,關鍵點還是沒變化,即由純粹的文官來擔綱這項帝國頂尖軍事科目

也許是相關人員遭到疫病的重擊,威遠將軍炮也沒有在緬甸建立顯赫功績。它在乾隆朝的第三次隆重登場倒沒有等待多久,緊接著的第二次大小金川之役又有其用武之地。

1774年8月,乾隆為了盡早動搖大金川土司的士氣,主動祭出了威遠將軍炮。為了盡可能發揮效用,京中還特地安排了木頭制作的碉樓模型,立在山上作為標靶試炮。派去前線測量的依舊是欽天監天文科的五官靈臺郎等人,此次調遣與征緬戰役僅隔數年,可能人員構成相差不大,工部、內務府、八旗炮局、侍衛等部門或人員也繼續履行各自的職能。

然而,事后乾隆仍不放心,覺得西洋人肯定測算能力更好,便又加派了傳教士傅作霖去前線這位傳教士非常倒霉,因為他的測量成果和天文科的人沒什么差別,效果都可以,但是自己不適應高原環境,被病痛折磨了許久。

此次戰役中,清軍的重炮已經先將大金川的工事破除得七七八八,開花炮彈實際上也只準備了300發,所以僅在圍攻土司核心官寨時才正式投入威遠將軍炮。

不過,對于抵抗者的士氣打擊還是非常明顯的,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勝利的進程。

|大小金川的碉樓群兩次迫使乾隆動用秘密武器  圖源于網絡 

威遠將軍炮自造成起,就是八旗獨占的武備。它們本來經常隨軍出征,或長期留存前線軍營,由軍中炮手掌握使用。然而乾隆繼位之后,將一切權限徹底從軍營中收回。


內務府負責制造、存放部分火炮和炮彈、提供炮手,工部負責制造、存放炸藥和部分炮彈,八旗炮局負責存放部分火炮和炮彈。每次出征調用都是各個部門都出一部分存貨,而非某一家專職負責。


火炮名義上仍存留京營各旗的炮局,但實際上京師八旗的炮營一不配備專門炮手,二不在訓練中使用該炮。就連如何運輸押送這一件事都要由侍衛、工部和內務府全部摻和進來。最后,欽天監出測量員,但不提供儀器,儀器還是從內務府撥出。

而北京城之外的駐防八旗軍中只有齊齊哈爾城、黑龍江城、綏遠城和惠遠城配備了少量威遠將軍炮,但同樣既沒有相應的彈藥儲備,也沒有測量儀器和訓練有素的專門炮手,實質上就是充當幾門炮管子的倉庫。


乾隆的考量就是將決定權牢牢握在自己手中,其他職能盡可能分解,以防止某一個部門能夠壟斷這項事務。反觀同期的西方各國軍隊,雖然武器管理一樣具備完善的審批制度,但是從沒有將本應由炮兵部隊專門負責的一種武器,變為了只有皇帝御批才能得見天日、走向戰場的尷尬神器。

|英艦發射榴彈的卡龍炮,與威遠將軍炮已不可同日而語  圖源于網絡 

從運輸到使用等各項職能被拆得七零八落,軍隊中更不組織創建專業的單元。那最后的結果自然就是真正需要它的時候,軍隊根本無所適從。


用來打擊金川、緬甸這些敵人還好,皇帝有大把的時間從容調撥。一旦遇上英軍這種降維打擊的狠角色,哪還有機會將武器調來調去。即便能夠調往前線,威遠將軍炮也已經是過時的武備,對英軍強大的艦隊和機動靈活又精干的陸軍來說又能算的了什么?

除了這種臨時需要才搭起的草臺班子之外,整個大清外界能間接了解到威遠將軍炮的地方實際上只剩下了《大清會典》及其相關則例、事例這種各級衙門辦事章程里,或者《皇朝禮器圖式》和兩次平定金川的方略這類專門用于對外夸飾武功的官方典籍中才能看到。


然而這些文字作品浩如煙海,真能留心的又有幾人?1793年,文人薛傳源在其《防海備覽》一書中完整引用了《大清會典則例》里的威遠將軍炮使用條例,我們也能看到1801年一名浙江某書院的學生論火炮的文章,如流水賬一般列舉《皇朝禮器圖式》里的各類火炮,包括威遠將軍炮。


可是,除了摘抄和引用,再無其他實質內容,對于一潭死水的技術領域來說連水花都談不上。

|嘉慶朝發行《大清會典》及事例、圖例中的威遠將軍炮介紹  圖源于網絡 

當鴉片戰爭爆發時,這樣的惡果便毫不留情地凸顯出來。

榴彈的技術門檻相對低,類似的炮彈自宋金時期起一直傳承到明清,只不過清代沒有繼續推進其與火炮的結合使用層次。即便有浙江、福建能搶先造出,反過來說明此類技術在很多地方實際上相當于失傳了。

況且造出來的成品照樣無法高效使用,因為從炮身到炸藥和引線的制造、處理都遠遠落后,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


最為關鍵的是,連派出欽天監人員參與測量這種故技,道光皇帝都施展不了了。假如他有心回顧一番威遠將軍炮的出場紀錄,一定會尷尬的發現,威遠將軍從未真正“威遠”。

(END)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下載APP,好文好書隨時看
來自:循跡曉講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清朝時期的火炮[圖]
聽雨叢談
明清戰爭中為清軍立下大功的火器,在清朝是如何一步步衰敗的
威遠將軍炮
假設歷史·假如沒有叛逃漢奸滿清就無法掌握火器嗎?
葡萄牙發現兩封信,內容顛覆歷史,學者:崇禎葬送了救國最後機會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3d开机号奖号试机号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