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的圖書館 個圖VIP
螞蟻整改,幾大懸念何解?|| 深度

    自螞蟻集團高管被聯合約談后,馬云已經從公眾視野消失兩個多月,螞蟻集團將如何按監管要求整改,目前仍然成謎。

    本文由無冕財經(wumiancaijing)原創首發

    作者:黃琪鑫

    編輯:陳澗

    設計:布冬

    實習生:郭曼怡

    在金融管理部門第二次聯合約談20天后,螞蟻集團的整改傳來新進展。

    1月15日,央行副行長陳雨露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目前在金融管理部門指導下,螞蟻集團已經成立整改工作組,正在抓緊制定整改時間表,同時保持業務的連續性和企業正常經營,確保對公眾金融服務的質量

    去年12月26日,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金融管理部門聯合約談螞蟻集團,指出其目前經營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公司治理機制不健全;法律意識淡漠,藐視監管合規要求,存在違規監管套利行為;利用市場優勢地位排斥同業經營者;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引發消費者投訴等。針對重點業務領域,監管對螞蟻集團提出了五項整改要求。

    螞蟻集團將制定怎樣的整改應對方案仍然成謎。在此背景下,自去年11月2日四部門聯合約談螞蟻集團高管后,馬云從公眾的視野中消失長達兩個多月,也成為外界關注的話題。

     金融控股架構下重組業務?

    監管部門對螞蟻集團提出了五點整改要求:一是回歸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嚴禁不正當競爭;二是依法持牌、合法合規經營個人征信業務,保護個人數據隱私;三是依法設立金融控股公司,嚴格落實監管要求,確保資本充足、關聯交易合規;四是完善公司治理,按審慎監管要求嚴格整改違規信貸、保險、理財等金融活動;五是依法合規開展證券基金業務,強化證券類機構治理,合規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

    有媒體報道稱,目前螞蟻集團正按照11月1日正式實施的《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下稱《金控辦法》)要求,制定設立金融控股公司方案,將螞蟻集團的金融業務裝入新設立的金控公司

    目前螞蟻集團的金融版圖中,已經擁有銀行、保險、基金、證券等傳統金融牌照,也取得了消費金融、第三方支付和網絡小貸牌照等對于互聯網金融公司最具價值的金融牌照。

    螞蟻集團金融布局,圖片來自智信資管研究院。

    一旦納入金融控股公司之下,螞蟻集團的金融業務將會受到嚴格監管和約束,難以再有“漏網之魚”。

    根據《金控辦法》規定,非金融企業、自然人等控股或實控兩個及以上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

    螞蟻集團籌備IPO時,對當時尚未落地的金控辦法已經做出應對措施。去年8月25日,螞蟻集團招股書稱,公司擬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為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并接受監管,并由浙江融信持有相關從事金融活動牌照子公司的股權。

    根據《金控辦法》,對于非金融企業和個人以及其他法人,旗下控股金融機構兩類及以上的,需要申請金融控股公司。“金融機構”包括銀行、證券基金、保險、信托等五大類型及“國務院金融管理部門認定的其他機構”。

    市場猜測,螞蟻集團或可能將個人信貸、基金銷售、保險、支付等金融相關業務整合到金融控股公司,接受金控公司的監管。另一類科技相關度更高的業務如云計算、大數據、智能風控等,則組成另一個科技公司。

    然而根據央行認定的金融機構類型看來,螞蟻集團的金融業務是否全部裝入金控公司仍然存在爭議

    有分析人士指出,從牌照類型上看,浙江網商銀行、保險、天弘基金等屬于傳統金融牌照,肯定會被裝入金控公司。并且從資產規模上看,天弘基金受托規模1.4萬億、網商銀行總資產2240億元,也足夠達到央行規定門檻。

    然而,作為類金融機構的支付寶、花唄、借唄,并不屬于上述列舉的五類金融機構,“金融管理部門認定的其他機構”如何界定,成為影響螞蟻集團的一個重大因素。

     萬億聯合貸款如何監管?

    盡管螞蟻集團自稱一直以來都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金融公司,但眾所周知的是,從營收貢獻來看,微貸科技平臺(主體為“花唄”、“借唄”重慶兩家小貸公司)創造了最主要的收入,占總營收近四成,超過支付業務

    螞蟻集團營收構成。

    倘若將網絡小貸(花唄、借唄)和支付寶裝入金控公司,將會是對螞蟻資本金充足率的重重一擊。

    根據《金控辦法》,設立金控公司要求實繳注冊資本額不低于人民幣50億元,且不低于所直接控股金融機構注冊資本總和的50%。不算銀行、基金等金融業務,截至2020年6月30日,僅重慶兩家小貸公司,注冊資本合計達到160億元。

    另一方面,螞蟻網絡小貸撬動萬億聯合貸款的超高杠桿率,在裝入金控公司之后,可能會面臨更嚴格的監管。據《金控辦法》第二十四條,金融控股公司應當對納入并表管理范圍內所控股機構的公司治理、資本和杠桿率等進行全面持續管控,有效識別、計量、監測和控制金融控股集團的總體風險狀況。

    螞蟻網絡小貸曾經的杠桿率有多高?在141號文落地之前,重慶對小貸公司的杠桿率要求為2.3倍,螞蟻小貸通過連續發行ABS,實現了50倍以上的杠桿。

    2018年,迫于合規壓力,螞蟻開始發行大量的聯合貸款,主要是與銀行金融機構(資金方)聯合向客戶放款。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微貸科技平臺促成的信貸余額有2.15萬億元,這巨量的資金并非來自螞蟻集團自有資金,其中98%的資金來自合作的金融機構和發行ABS。

    疊加網絡小貸新規出臺后,要求小額貸款公司在聯合貸款中出資比例不得低于30%的規定,倘若將網絡小貸算入金控公司,螞蟻集團的資本金將是一個巨量的缺口。

    有觀點認為,螞蟻集團的類金融機構和業務,如支付寶、小貸公司以及由其交叉融合形成的類信用卡產品(花唄借唄),全部納入金融控股公司框架;是否還應按照歸并同類業務原則,對同類的持牌金融和類金融機構/業務進行整合,如將花唄借唄等類信用卡業務并入網商銀行,防止利用金融與類金融機構的規則差異進行監管套利;分析判斷“相互寶”網絡互助的業務本質,若實質為商業保險,是否應并入集團內的持牌保險機構等。

    如果按這樣的思路監管,螞蟻集團的萬億聯合貸款,也將被納入金融監管的框架之下。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央行或難以直接將聯合貸款納入金控監管框架,而是從金融機構端著手:一是正在進行中的--要求金融機構上報與螞蟻花唄、借唄合作的信息,包括不良率、加權平均利率、月末余額等,以對聯合貸款的構成比例進行摸底;二是對銀行、信托等金融機構投資或發行的資管產品進行穿透監管,將底層資產是個人消費貸款的產品納入統計。

     芝麻信用等數據將收歸央行?

    在螞蟻集團加緊整改之際,有報道稱,監管準備促使螞蟻集團、騰訊控股和京東集團等科技巨頭共享其消費者貸款數據,以防出現過度借貸和欺詐行為。

    事實上,在今年初央行明確提出了2021年的重點監管事項,要持續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其中包括強化支付領域監管,個人征信業務必須持牌經營,嚴禁金融產品過度營銷,誘導過度負債,嚴肅查處侵害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等違法違規行為。

    對于互聯網巨頭而言,消費者的大數據是一個極其重要的資產。

    以螞蟻的聯合貸款為例,在和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合作中,由于螞蟻集團掌握天量數據,擁有獲客和風控優勢,在合作中通常掌握主導權。據悉,螞蟻通常會收取高達30%左右的技術服務費,而小型銀行通常處于弱勢地位,嚴重依賴螞蟻的數據來批準貸款與管理風險

    2015年上線芝麻信用后,螞蟻集團正式開展征信業務。作為獨立的第三方征信機構,芝麻信用整合了3億多實名個人、3700萬多戶企業的行為數據,并根據個人用戶和小型企業使用螞蟻相關服務的情況對其進行評分,并以此為基礎通過螞蟻花唄和借唄開展業務,以及向合作機構推介客戶等。

    大數據對于螞蟻集團無疑是寶貴的資產,然而螞蟻集團通過支付寶獲取了大量個人數據,擁有相對于小銀行甚至大銀行的不公平競爭優勢,同時,也面臨銀行客戶、個人隱私被泄漏等風險。這些或許是監管提出共享消費者數據的重要原因——打破螞蟻集團等互聯網巨頭對數據的獨享。

    有消息人士稱,金融監管機構計劃指示將互聯網巨頭的貸款數據錄入統一全國性的信用機構。

    加上監管要求螞蟻集團整改的第一點就是——“回歸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嚴禁不正當競爭”。螞蟻集團的主營業務會不會回歸傳統的支付業務,還有待具體整改方案出臺。

    實際上,不止螞蟻集團,在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監管思路下,互聯網金融平臺都在進行合規整改。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下載APP,好文好書隨時看
來自:無冕財經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知情人士稱螞蟻金服計劃另設公司申請金控牌照
發展我國金融控股公司的政策建議
集團企業產融結合可能的風險點
金控集團如何監管?看這一篇就夠了!
秦國樓||金融控股公司的界定
金融機構混業經營大勢所趨 法律調整勢在必行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3d开机号奖号试机号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