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的圖書館 個圖VIP
中世紀獵殺女巫有多殘酷?無辜女子被扒光問刑,數十萬女性遭折磨

    女巫,提起這個詞很多人會想起陰暗的森林、飛天的掃帚、滿天的烏鴉和長著鷹鉤鼻的佝僂老婦。女巫的形象深入西方的文化作品中,無論是歐洲還是美洲,基督教世界都對這個詞有著特殊的感情。

    近兩年來,隨著《巫師》系列游戲和改編美劇的流行,國內很多網友也開始了解到了西方的“巫術”文化。但是一旦打開“巫術”的大門,人們會發現這個充滿神秘的名詞背后,卻包含著一段黑暗的歐洲的歷史。中世紀的羅馬教廷曾掀起過一場歷時300年的“獵巫運動”,官方記載整個運動屠殺了10萬無辜的“巫師”,其中99%是女性。

    歐洲獵殺“女巫”運動是人類史上的災難,羅馬教廷記載300年里有10萬人罹難,但是根據民間統計,因為狩獵女巫而枉死的女性有幾十萬。大量女性在宗教裁判所的酷刑下被折磨得面目全非,最后被處以殘酷的死刑。

    “女巫”在中世紀之前并不是天主教的大敵,為什么在15世紀到18世紀末卻成為了歐洲的“全民公敵”呢?這場運動到底有多瘋狂?

    一、天災背后,歇斯底里的歐洲

    在世界史上,公元4世紀末期到16世紀屬于“歐洲中世紀”,這段時間從歐洲西羅馬帝國滅亡到新民族主義國家覺醒,是千年的漫長黑暗時代。中世紀跟黑暗兩字聯系在一起,當時主宰歐洲的是宗教,宗教秩序高于一切人間法律。在這種“有神性無人性”的時代,歐洲發生了無數荒唐又殘忍的鬧劇。

    “獵殺女巫”就是中世紀臭名昭著的宗教行動。它誕生于教皇英納森八世時代,1484年這位教皇發布敕令,號令全體基督徒,尤其是教會神職人員狩獵女巫,讓歐洲的環境得到凈化。這位教皇突然對“女巫”發難,是因為當時的歐洲已經被天災人禍折磨得面目全非,教廷對歐洲的控制力大大減弱。

    一切的根源,還要從14世紀歐洲爆發的人類歷史上最恐怖的瘟疫潮——黑死病說起。這位從亞洲來的“死神”在幾十年里帶走了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約2500萬人在病痛中死去。從英格蘭到意大利,從西班牙到俄羅斯,整個歐洲都在死亡陰影下顫抖。

    黑死病的“大屠殺”讓歐洲的生產力大受打擊,大量城市和農村變成無人區,田地荒蕪,盜匪遍地,瘟疫之后就是大饑荒襲來,歐洲餓殍遍地,農民易子相食。這是西方最黑暗的百年,殘酷的現實打垮了歐洲人的精神世界,現實的痛苦讓歐洲人產生了對宗教的懷疑,在一些偏遠的地方,羅馬教廷被人遺忘,甚至有集體叛教的行為發生。

    這時候,羅馬教廷開始重新樹立自己的權威。中世紀以宗教神學為唯一的哲學,所以羅馬教廷也在神學中找到了現實苦難的原因,那就是“魔鬼”和“異教徒”對基督徒的迫害。

    在教廷的鼓動下,歐洲開始了血腥排外運動,最早的受害者就是猶太人。在德國的美因茨和法國的斯塔拉斯堡,數萬猶太人被污蔑為“投毒者”和“瘟疫源頭”,他們要為歐洲大瘟疫負責。一萬多猶太人被活活燒死,其余的幸存者被憤怒的當地人砍殺或處以絞刑。

    被苦難折磨的歐洲變成一個歇斯底里的精神病人,用臆想的方式將虛幻和真實聯系在一起,在猶太人被屠殺后,教廷又開始尋找瘟疫和饑荒的替罪羊。于是乎,那些書本中外表美麗,長生不死而且淫蕩又嗜血的女巫,就這樣從小說“走”到了現實。教職人員相信這些“女巫”會殘害無辜的基督徒,于是對女巫的恐懼演化成了持續300年的屠殺。

    二、壓抑的人性,演化成對女性的仇恨

    在人類文明中,巫術其實是一種古老的文化,人類的原始宗教、醫學、化學、審美都有巫術的影子。歐洲人有巫術的歷史也很長,尤其是中部的開化較晚的日耳曼人,懂巫術的人曾被視為“智者”,他們會算命,能看病,是村莊里受尊敬的存在。但是等歐洲天主教統治不斷深入以后,歐洲的巫術文化就不斷受到排擠,直到在15世紀后,巫師成為歐洲公敵。

    巫師尤其是“女巫”受到教職人員的仇視,根據后來的歷史學家分析,這一特征可能跟當時的天主教長期禁欲,導致大批教職人員變成同性戀,患上“厭女癥”有很大關系。天主教宗教裁判官克拉瑪在1486年出版了女巫狩獵指南——《女巫之錘》,里面詳盡描寫了從鑒定到審問,拷打,再到處死女巫的全過程,掀起了獵巫運動的高潮。

    獵巫運動之夸張和荒謬,在后世的人看來有些滑稽。

    根據當時的規定,判斷一位女性是否是“女巫”有很多標準:身體有大面積胎記的女子可能被懷疑;不參與宗教活動的女子叛教嫌疑很大;不守婦道的會遭到女鄰居非議,可能用巫術勾引男子;有錢的寡婦可能是異教徒,用巫術變金幣;外地來的女人語言不通,可能是偽裝的女巫;年老的女人保養好,顯年輕,也可能是用了巫術。甚至到后來嗓門大,身體有殘疾,脾氣暴躁,甚至長得漂亮的女人都有可能是女巫。

    宗教裁判所得到了舉報后,鑒定女巫的過程更加荒謬。拷問者會將女巫扒光,然后尋找身上的黑痣,疤痕和胎記,傳說這就是魔鬼寄生之處。然后獄卒會用針扎這些地方,如果女子發出尖叫或者流血,就證明她真的跟魔鬼有染。

    如果該女子否認自己是女巫,那么裁判所就會用酷刑逼供,包括水淹、鐵烙、鞭打、針刺,還有像中國古代的“木驢刑”一樣的“金字塔刑”。大多數女性都會在酷刑下招認所謂的罪行,她們的供認狀天馬行空,顯示出了中世紀教廷的荒謬:這些女巫們有的殺死了自己100多個孩子,有的生吃了自己的丈夫,有的和山羊(基督教里魔鬼的化身)生下了孩子或讓當地的家畜大量死亡。大多數女巫因為“棄絕基督”被判處死刑,被綁在火刑柱上活活燒死,或者被斬首后分尸燒掉。

    三、處死女巫變狂歡

    在當時的歐洲那種愚昧狀態,處死女巫非但不能引起人們的同情心,反而變成一場野蠻的狂歡。

    日耳曼人為主體的德國在羅馬教廷眼里是“巫師們的母親”,是女巫之難中受災最嚴重的地方,300年里有25000多人遭到處死。當時的德國處死女巫司空見慣,甚至變成當地的一種儀式慶典。當某個鎮要處死女巫時,周圍的村莊和鎮上的所有人都會去圍觀,這些人扶老攜幼,帶著食物和商品來到廣場,火刑臺周圍都小攤販,會場就像趕廟會一樣熱鬧。

    女巫的處死就像一場表演秀,這些可憐的女人會被扒光衣服赤身裸體,被捆綁著鞭打,然后用大斧斬首,或被絞死,而最受歡迎的還是火刑。歐洲宗教認為火焰能凈化罪惡,所以叛教者、異教徒、女巫大多被判處火刑,就連女巫被處死后的尸體都會用火燒成灰燼。

    這場荒謬的運動持續了200多年,最后被一些有良知的宗教人員叫停。在1782年,歐洲最后一位女巫安娜·果迪爾被斬首,她是歐洲以“女巫”之罪處死的最后一位無辜者,安娜的故事就是一個標準的歐洲女巫鬧劇的縮影。

    安娜·果迪爾是一位美麗而又豐滿的女人,她家庭不幸,性格較陰郁。她曾愛上一位雇傭兵,但是對方在她懷孕后將他拋棄。果迪爾生下孩子,但是孩子不幸夭折,她居然因此被判處“殺嬰罪”,受到軟禁。

    安娜果迪爾后來再婚,但是婚姻不幸福,于是獨自離開家庭討生活。1780年她為一戶大戶人家當女仆時,被這家主人舉報其為“女巫”。安娜被當成女巫的罪證非常幼稚,當時家庭中年僅7歲的小姐,在喝牛奶時發現杯子里有一根針,人們懷疑是外地來的安娜·果迪爾做的。

    果迪爾馬上被趕出家門,但是之后在小姐的牛奶里又發現了針,這荒唐的一家人沒想到是冤枉了果迪爾,反而覺得對方有巫術,能隔空害人!于是果迪爾被逮捕了,她在裁判所的嚴刑拷問下承認自己是女巫,最后因“投毒害人”被判處死刑。1782年6月13日,安娜·果迪爾被斬首,這是歐洲最后一個因為“女巫”罪被處死的女人。

    安娜·果迪爾的悲劇是歐洲獵殺女巫運動的結尾,當時隨著人們思想的進步,“女巫”是否真的存在引起廣泛懷疑。安娜被以“投毒”罪而不是當做女巫處死,就顯示了當時法庭的不自信。

    安娜的死一直被歐洲銘記,一直到200多年后,2007年時瑞士議會才宣布安娜·果迪爾是冤殺,整件案件是一場冤案。2008年,安娜·果迪爾被判為無罪,現代歷史學家分析,安娜是撞破了雇主的一場偷情,所以被雇主殺人滅口而已。

    但無可否認的是,這場200多年前席卷歐洲的浩劫,屠殺了無數無辜的生命。這段歷史時時刻刻告誡人類,科學和理性才至高無上,而表面上高不可攀的的“神性”,有時候才是真正的劊子手。

    本文作者:商學野

    參考資料:

    1、《女性因何成為近代早期歐洲獵巫運動的主要受害者》,徐善偉

    2、《獵巫運動的衰亡:一個社會思想史的維度》,姚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下載APP,好文好書隨時看
來自:WarOH協虎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歐洲中世紀殘害女性的“獵巫運動”是怎么回事?
平史 | 鼓吹歐洲是人權發源地?可惜近代獵巫運動不答應啊
千萬無辜女性喪命,揭秘中世紀西歐獵巫運動
趣味德國之女巫
中世紀用巫術求愛,實際就是讓魔鬼騷擾意中人,看完不敢表白了
女巫簡史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3d开机号奖号试机号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