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的圖書館 個圖VIP
二戰最愚蠢戰術:牟田口廉也的“成吉思汗戰法”,10萬人出征,5萬傷亡
大家好,我是以史為鑒。
上期在《侵華日軍也紀念七七事變?在盧溝橋修紀念碑,邀請漢奸“慰靈”》中提到打響全面侵華戰爭的日軍將領牟田口廉也大佐,在七七事變后因為“戰功”被天皇親授其金鷹三級勛章,晉升為少將。
此后牟田口廉也先后在關東軍,南方軍等任職,在其參與的新加坡戰役中更是逼降10萬英軍,隨后田口廉也憑借自己的“赫赫戰功”在1943年成為日軍駐緬甸的第15軍司令官。
但是短短一年之后,以“能征善戰”標榜自己的牟田口廉也卻以一己之力葬送了日軍3個師團,5萬余人的“光榮戰績”成為了戰后日本評價二戰將領時“愚將中的愚將”,幸存下來的日軍士兵都痛罵其為“鬼畜牟田口”。
本期我們就來聊聊牟田口在升為中將后,如何在緬甸大送人頭,從名將變成“愚將”和“鬼畜”的。

一、“最不負責任的戰役”

1943年8月,榮升了駐緬甸日軍15軍司令官的牟田口廉也新官上任準備燒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打算帶領其麾下的3個日軍師團,傾盡全力從緬甸進攻印度本土。
圖注:英帕爾戰役圖
此時的印度不僅僅是英國人的殖民地,更是英國、美國支援中國的大后方。只要是攻占了印度人在印度的物資中轉核心重鎮英帕爾和科希馬,日軍不僅可以嚴重打擊英國、美國人的作戰信心,更是可以切斷盟軍對中國的補給線。無論是駝峰航線,還是中印公路,西方支援中國的大批戰略物資都是從印度進入中國的。
理論上來說牟田口廉也的戰略方向還算正確,而且在駐緬日軍司令官河邊正三的支持下,很快日本大本營就通過了進攻印度英帕爾的作戰方案,日軍代號為“烏號計劃”。
在這一作戰計劃中,許多人都指出日軍面臨三個巨大的問題:
圖注:烏號作戰令
一是后勤;
俗話說的好“大軍未動,糧草先行。”駐緬日軍在熱帶叢林地帶獲得糧食、彈藥、藥品等后勤補給的難度本身就畢竟大,而且按照作戰計劃,要動用十萬大軍的糧食、彈藥和藥品補給,這對于已經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日軍來說是一件難以達成的任務。
牟田口廉也在跟日本大本營索要的后勤物資中標明需要150個汽車中隊,60個輜重兵中隊,3-4個輸送兵司令部,4個兵站地區隊,3-10個兵站醫院,4個兵站衛生隊,4-5個野戰道路隊,另外還需補充至少5個獨立工兵聯隊。
但是牟田口的獅子大張口根本不符合日軍現狀,要知道當時整個駐緬甸日軍才擁有汽車中隊30個。
二是制空權;
在緬甸,日軍僅有各種戰機221架——重型轟炸機30架、輕型轟炸機47架、戰斗機129架和偵察機15架。
而與此同時,英國皇家空軍在印緬戰場戰機數超過了700架,美國人在印度和中國戰場部署戰機超過400架,隨時可以前來增援。
真打起來日本人根本無法保護天空,也做不到空投物資。
三是雨季;
緬甸是熱帶雨林氣候,雨季雨水不斷,交通泥濘難行,非常不利于重武器的通行。而且悶熱潮濕的雨林環境會導致大量士兵因為瘧疾、痢疾等熱帶病減員。
但是這些問題在牟田口廉也看來根本不算問題。
“糧食問題,從根本上就是要靠奪取敵人的補給來解決,各部隊必須抱著這種覺悟去參加戰斗!”

圖注:牟田口廉也讓日軍吃草已經成了一個梗了。
甚至日軍十五軍還研究如何以野草充當食物。
對于制空權,牟田口廉也更加不屑一顧,認為地面部隊僅僅在強渡欽敦江時需要空中掩護,只有的突擊作戰有無空軍影響不大。
而雨季雖然不利于重武器的通行,但是經歷過新加坡戰役和緬甸戰役的日本人對于英國人的戰斗意志也是鄙視到骨子里了。
牟田口廉也甚至大言不慚的說:“一旦與英軍相遇,你們只要對空放上三槍,敵人就會立即四散奔逃或繳械投降。”
于是,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戰后被日本人評價為“日本陸軍史上最不負責任的戰役”——烏號作戰計劃就這么開始了。
圖注:牟田口廉(前排右一)也自己倒是蠻享受的

二、成吉思汗戰法

雖然牟田口廉也認為英國人不堪一擊,日本軍人也可以嘗試去“吃草”,但是武器彈藥還是要補給到位的。
沒有足夠的汽車部隊,日軍三個師團十余萬人也不能空手去跟英國人戰斗。
但是牟田口廉也不愧是司令官,他發現其實日軍完全可以參考席卷歐亞的成吉思汗的戰法。
成吉思汗的蒙古鐵騎之所以能橫掃歐亞大陸,原因之一就是蒙古人出征時不僅僅帶著戰馬,還帶了大量的牛羊等牲畜。這些牲畜既可以用來搬用戰爭物資,在缺少糧食的時候也可以宰殺充當糧草,可以說一舉多得。
于是牟田口廉也在緬甸也發動了“成吉思汗戰法”,命令日軍大量搜集各種牲畜,包括并不限于牛、馬、羊、大象、猴子……等等
據統計,日軍第十五軍作戰期間征集的畜力包括戰馬12000匹,牛30000頭,大象1030頭,羊和山羊總數不詳,但僅第十五師團就征集了10000頭羊左右。
圖注:日軍征集的大象
開戰前,日軍原定的后勤保障計劃僅完成了18%。10萬大軍出征時,士兵們只攜帶了1—2周口糧、1.5—2個基數的彈藥,就算加上所有的牲畜,日軍最多也就能堅持一個月時間。
至于這些牲畜都吃光了后要怎么辦?日軍都沒有想過后續計劃,在牟田口看來,只要“打下英帕爾,坐吃丘吉爾。”自然什么都不用愁了。
但是牟田口廉也這種荒謬的“成吉思汗戰法”,在叢林里還面臨著其他他壓根沒想過的問題。
圖注:日軍征集的猴子
首先是雨林里的牛都是水牛,水牛不同于黃牛,根本不擅長于長途跋涉,走幾步就氣喘吁吁;
其次,這么大規模的牲畜集結和行動根本無法瞞過天空上面的偵察機,大量的牲畜反而暴露了日軍的行進方向;
第三,遇到空襲或者交火時,劇烈的爆炸和槍彈聲很容易驚擾到這些動物,驚慌失措的動物們反而造成了物資的極大浪費,還需要大量的人力去驅趕。

三、白骨之路

十萬日軍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被牟田口廉也推向死亡。
圖注:英印軍隊繳獲日軍的戰利品
日軍發起了“英帕爾戰役”后,發現經過集訓的英軍早已不是牟田口想象的“朝天開三槍就投降”的英軍,反而在充足的后勤支援下非常有戰斗精神。
而日軍內部卻是矛盾重重,牟田口廉也是15軍司令,下轄第15、第31和第33師團。但是牟田口廉也卻和麾下三個師團的師團長都關系僵硬。
甚至在得不到補給的情況下,第31師團師團長佐藤幸德中將直接抗命不遵,率領31師團不顧友軍直接全軍撤退,上演了日本陸軍最大的一次集體抗命事件。
圖注:日軍第31師團師團長佐藤幸德中將
戰后佐藤幸德被認為是膽小鬼,是導致英帕爾戰役失敗的罪人,一度要上軍事法庭。后來日本陸軍為了避免海軍看笑話,只是以精神問題撤職了事。
在日軍三個師團打算速戰速決失敗后,戰爭進入了日軍最不想看到的持久戰,缺衣少食的日軍雖然有“武士道”精神,但是武士道精神并不能填報肚子。
在大量士兵戰死,糧食彈藥得不到補充,眼看“烏號作戰計劃”面臨失敗的情況下,牟田口廉也孤注一擲,直接戰場上撤換了三位中將師團長的職務,要知道一名中將師團長要撤職理論上是要天皇親自批準的。
但是牟田口臨陣換將的做法讓本來低落的士氣更加跌入谷底,隨后日軍只能承認英帕爾戰役已經失敗,下令全軍撤退。
全軍撤退的命令隨后直接演變為大潰退,日軍丟棄了幾乎全部的武器輜重,大部分人在赤足行走,一些人只能以芭蕉葉遮身,大批日軍士兵染上傷寒、瘧疾、痢疾、霍亂和流感。大量的士兵在撤退中倒斃路邊。
無處不在的尸體很快被禿鷹和蟲蟻咬成骷髏白骨,撤退之路后來被幸存日軍士兵冠之以“白骨走廊”的稱呼。
而造成這一切的牟田口廉也被上到師團長,下到普通一兵,一起痛罵他為“鬼畜牟田口”。
在后方追擊的英印第三十三旅旅長洛夫特斯-托特納姆準將形容日軍說道:“敵人已不存任何希望,他們得不到食物,得不到藥品。他們衰弱不堪,嘴里塞滿了野草。到處是赤腳露體的尸體,士兵像骷骸一樣躺在泥地上。”
圖注:戰后日本對于英帕爾戰役的評價
根據英國戰史專家艾迪鮑爾《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役全史》的統計,參與進攻的大約88000名日軍中,共有53505人傷亡,其中陣亡、失蹤或病亡達到30502人。日軍三個師團的損失率分別達到了78% 、67% 和 84% ,要知道以慘烈著稱的瓜島戰役,日軍的損失率才不過是61%。
除人員之外,日軍的武器裝備損失殆盡。火炮和車輛的損失率分別達到了78.8% 和 70.76%,可以說緬甸的日軍元氣大傷,這一戰也成為東南亞戰爭的轉折點。
此戰失敗之后,牟田口廉也被解除職務,隨后打入預備役。日本戰敗后牟田口廉也只被評為乙級戰犯,關押在新加坡。
1948年,牟田口廉也出獄返回東京,開始為自己洗白。牟田口廉也在東京開了一間料理店,起名就是“成吉思汗屋”,說明他對于“成吉思汗戰法”還是念念不忘。
日本歷史學家半藤一利和保阪正康所著《昭和之名將和愚將》一書中,將牟田口稱為“愚將中的愚將”。
文/以史為鑒
圖/網絡
參考資料/
《太平洋戰爭》第七部之英帕爾戰役
論東南亞戰場的戰略轉折──英帕爾戰役
更多二戰原創內容:
侵華日軍也紀念七七事變?在盧溝橋修紀念碑,邀請漢奸“慰靈”
血盟十四殺?這個聽上去很中二的組織,是日本走向軍國主義的關鍵
一個波蘭人卻在中國打日本,還參加中國遠征軍!一件物品還被國博收藏,為啥?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下載APP,好文好書隨時看
來自:以史為鑒v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這個挑起侵華戰爭的畜生,被日本舉國聲討,暴病死
二戰奇葩司令官——效仿蒙古鐵騎,竟命令部下“沒有補給就吃草”
日軍中的“坑日英雄”,輕松消滅10萬日軍,日本卻拿他毫無辦法
里面的英國人聽著,你們不要再吃肉喝酒了,外面的鬼子都要餓死了
從不可一世到最后的瘋狂:1942-1945年的緬甸【中】
太平洋戰爭第七部之英帕爾戰役(四十)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3d开机号奖号试机号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