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的圖書館 個圖VIP
李白比他大二十歲,卻稱其為叔叔,此人太牛,竟敢和神仙做交易

2021-01-19


    文字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時期。自甲骨而至金石文,西周時期,周宣王作大篆,為天下之統文。

    爾后,大周王室衰微,犬戎攻打鎬京,國家危亡之時,秦國率軍救援,西周都城鎬京并入秦國,大篆一并被秦所接納。



    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掃六合,拓邊疆,平天下,并吞戰國,海內為一。

    秦始皇推崇法家。比起主張恢復舊禮,崇尚仁義的儒家,法家提倡以“法治”代替“禮治”。

    秦朝建立伊始,嬴政尚不足40歲,《史記》里借尉繚之口,如此描述秦始皇:秦王長了一副高鼻梁,長眼睛,摯鳥樣的胸部,豺狼般的聲音,少仁義卻有虎狼之心,窮困時謙卑待人,得志后又能輕易吞滅別人。

    蜂準,長目,摯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

    嬴政年富力強,注重實際,辦事高效。新王朝建立后,他廢分封,行郡縣,明法度,定律令,同文書,掀翻一個舊世界,打造一個新帝國。

    他統一天下,將篆書作為天下正統,這里邊有相當的深意,他是想告訴天下人,大周的文字與基業,是由秦傳承的。

    所謂,“器清則視明”,秦始皇命令丞相李斯,進一步整理文字,改定字體,新的字體被稱作“小篆”。

    秦國的傳國玉璽,方圓四寸,上紐交五龍,正面刻有八個篆字:“受命于天,既壽永昌”。這幾個字便是李斯所書。

    傳國璽印文:向巨源本。圖源網絡。

    李斯生卒年不詳,他大概比秦始皇大20余歲,臨近花甲之年,開創一種全新的文字,單就憑這一點,他也足夠青史留名。

    但小篆還是過于繁瑣,秦始皇批閱奏章時,也會覺得很累,于是簡單高效的隸書,漸漸成為主流。

    小篆逐步失去實用價值,除了碑銘篆額或者古器落款,再難見其身影。世間再也沒有出現,書寫小篆的名家,達千年之久。





    古代名門望族的子嗣,成年以后,或存匡扶宇宙之心,或思報效國家之道。還有一些人,無意于政治,鐘情于某種失傳的技藝。

    李陽冰就屬于最后那類人。他大概出生于唐開元年間,他的家族是一個望族,按照唐代學者竇皋《述書賦》的表述:“通家世業,趙郡李君。”

    李陽冰是趙郡人,李氏家族世代榮顯,據說,他們的始祖,乃是戰國時趙國名將李牧。家中子弟素有好學之風,家族中的為官者,并不乏其人。

    有如此家世,加上受過系統的教育,李陽冰若想入朝為官,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

    實際上,李陽冰在弱冠之年,即開始了仕途之路,他從小小的縣令開始做起。

    但書法才是他真正的興趣。早在當官之前,李陽冰遍訪名家,開始了書法學習之旅。

    張旭便是他的老師之一。張旭被后世稱作“草圣”,他擅長草書,揮毫潑墨時,落筆如云煙,走筆似龍蛇。

    李陽冰鐘情的卻是小篆,兩人似乎沒有交集。但高超的書法家卻以為,于書法之技,不同的字體,最后總能殊途同歸。

    張旭并沒有教授李陽冰很具體的技藝,只是教會他四個字:師法自然。

    篆書起自先秦,屬于古文字,想要書寫之,務必熟識之。

    在絳州龍興寺,留存了一座古碑,名曰《碧落碑》。石碑上所記載的文字,良莠不齊,頗為怪異:絕佳之字,有玉篆風味,不失先秦之韻;絕不佳之字,形體怪誕,卑俗可笑。

    龍興寺碧落碑。圖源網絡。

    李陽冰前往觀摩,看得如癡如醉,徘徊數日不肯離去。尋常學子看一眼但覺艱深晦澀,便會知難而退。李陽冰諳熟小篆法規,才能獨得其妙,寧愿寢臥于石碑之下,也不愿輕易離開。

    李陽冰的篆書之旅,總是充滿奇遇。他先是學習李斯的《嶧山碑》,后來竟找尋到孔子的筆跡。古代先賢書寫的篆書,變化開合,如龍似虎,勁利豪爽,風行雨集。

    嶧山碑。圖源網絡

    汲取、吸納、繼承、發展。李陽冰用幾十年的光陰,終于學有所成。沉寂千年的篆書,因他而復生。

    李陽冰很是興奮,也極滿足,想必李斯看到他寫的字,也會含笑九泉。他是千年以來,李斯書法的唯一傳人。

    李陽冰也不無驕傲地說道:“斯翁之后,直至小生,曹喜、蔡邕不足也。”

    他這話說的很狂,卻也很中肯。



    李陽冰對做官不太感興趣,縱觀其一生,他所擔任的官位也不高。而且,只要不開心了,李陽冰干脆辭官不做,過起隱居的生活。

    仿佛,做官是他主流生活之外,一個小小的轉折與插曲。

    但是,李陽冰做事認真,很有父母官的意識,只要為官一任,他必定盡職盡責。

    大約40歲那年,李陽冰開始擔任縉云縣令。他在任職期間,尤其重視教育。

    縉云縣城有座孔子廟,歷經八十余年的風霜雨雪,早已破舊不堪,李陽冰到任后,主持修建廟宇,他還專門撰寫文章,記載此事,可惜文字早已失傳。

    李陽冰做縣令的第二年,縉云遭遇旱災,從七月開始,持續了四十余日,老天爺沒有降下一滴雨水。

    李陽冰帶領合州百姓,躬身向神靈求雨。在城隍廟前,他慨然與神約定:“五日之內,天若不雨,將焚其廟。”

    果不其然,至第五日,天上烏云密布,大雨像約定好了一般,如期而至。

    李陽冰也信守承諾,他將神靈之位,遷移到風水更好的山巔,并且專門寫文章,以小篆書之,讓人刻石碑,立于西山之巔。

    這篇名為《縉云縣城城隍神記》的文章,寥寥八十六字,但因其書法雄奇飛動,成了絕世名作。

    當地的百姓,也把石碑傳為神物。據說,凡是走海路的客商,只要帶上石碑的拓片,便可以抵御颶風的侵襲。

    百姓于是將“城隍廟碑”改為“風神碑”,來石碑處拓片的人太多,久而久之,“風神碑”竟然殘缺斷裂。經過繼任者的搶救發掘,新的石碑終于重見天日,這又是后話。

    李陽冰風神碑拓片。圖源網絡。

    李陽冰極愛這方水土,他辭官后的隱居之地,最后也選在縉云。

    他隱居的山,叫作洼尊山,人民感念其恩德,遂將山名改為“吏隱山”。

    除了書法名家的頭銜,李陽冰在詩詞方面,也有相當高深的造詣。他曾在吏隱山筑“忘歸臺”,并且寫銘記,刻石碑,以示留念之意:

    疊嶂回抱,中心翠微。隔山見川,溝塍如棋。

    環溪石林,春迷四時。曲成吏隱,可以忘歸。

    ——李陽冰《忘歸臺銘》

    李陽冰的隱士生活,過得悠閑瀟灑。諸位從他的詩文,便可感受其怡然之情,雖經千年,令人猶向往之:

    阮客身何在,仙云洞口橫。

    人間不到處,今日此中行。

    ——李陽冰 《阮客舊居》

    李陽冰潛心書法,也終于有所心得,他將所思所想,匯成一文,名曰《上李大夫論古篆書》。

    開篇頭一句,李陽冰寫道:“志在古篆,殆三十年。”

    后世的王國維,曾有言曰:“天以百兇成就一詞人”。同理,怎樣的艱辛才能成就一名書法家呢?王羲之用滿池的黑水回答我們,李陽冰用輕描淡寫的“殆三十年”告訴我們答案。



    李陽冰有很多著名的朋友,譬如顏真卿,在制作《顏氏家廟碑》時,他自己書寫正文,邀請李陽冰篆額,時人將二人的書法,謂之曰“雙絕”。

    也有很多人贊美李陽冰的書法,那些贊歌中,李白寫得最豪邁,也最肉麻。

    李白如此寫道:“落筆灑篆文,崩云使人驚。吐辭又炳煥,五色羅華星。”這幾句詩句,節選自李太白的著名長詩《獻從叔當涂宰陽冰》。

    從題目中可知,李白稱呼李陽冰為“從叔”。該詩作于公元761年,此時李白已是六十一歲的老人——他大概比李陽冰年長二十余歲,卻要稱呼對方為叔叔。

    晚年的李白,生活很是凄涼。年少之時,他曾經“天子呼來不上船”,他也曾視金錢如糞土,豪邁地寫出過“千金散盡還復來”。

    現實卻告訴他,千金散盡,真的就不再來了。

    公元761年,李陽冰在當涂任縣令,李白從金陵至當涂,前來看望。李陽冰對詩仙之名,仰慕已久,兩人相談甚歡。

    臨近分別之時,李白欲言又止,最后作《獻從叔當涂宰陽冰》,詩中寫道:“各拔五色毛,意重泰山輕。贈微所費廣,斗水澆長鯨。”

    李白的意思是,朋友知道我要遠行,紛紛解囊相贈,但朋友送的錢真的不夠,好比舀一斗水去澆鯨魚。

    原來,驕傲如李白者,在現實面前,竟也如此沒有尊嚴,只是詩人的文筆太美,所以一切才顯得那么自然。

    李陽冰給了對方,最大的尊嚴,他充分了解到李白的處境,為其安置住所,真誠以待。

    公元762年十一月,李白一病不起,在彌留之際,他將自己的詩稿,托付給李陽冰。

    李陽冰沒有辜負李白,他不負所托,整理了十卷《李白草堂集》,并且親自作序。該書是第一部關于李白的詩集,單從這點看,李陽冰可謂功不可沒。

    經歷起承轉合,所有的故事,都收獲最完美的結局:李白迎接最好的歸宿;其詩歌最終得以保存;沉寂千年的小篆,也重新復蘇。

    請諸位謹記,成就所有完美的幕后導演,叫作,李陽冰。

    世間 · 好物

    作者:老談

    本文為菊齋原創投稿歡迎個人擴散、轉發,公號轉載請聯系我們開白授權。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下載APP,好文好書隨時看
來自:菊齋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李陽冰及其書法地位
歷代文人書法之廿八 中唐三李
唐代小篆藝術分析
李陽冰
唐代篆書最高成就的李陽冰鐵線篆《千字文》【珍藏版】
李白晚年投靠的族叔竟是千年一出的書法大家!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3d开机号奖号试机号在线